夫妻骑摩多横跨欧亚24国巴基斯坦伊朗军警长途护送

浏览量773 点赞532 2020-07-01
夫妻骑摩多横跨欧亚24国巴基斯坦伊朗军警长途护送同龄的53岁夫妇陈圣安和邝苑芬虽已结婚逾20年,但因着夫妻俩志趣相投,因此,他们的感情不但一直亲密如昔,甚至有更胜过去的现象。为夫者原是在工厂工作的上班族,妻子则是中学教师,两人工作内容虽大不相同,但夫妇俩却都热爱骑摩多旅行。随着他们的两名孩子逐渐长大并已步入社会谋生,他们拥有更多时间骑着摩多到处旅行。1997年,陈氏夫妇在购买一辆重型摩多时,与同样爱好骑摩多旅游的重型摩多店东主结为好友。2014年9月,当摩多店东主提议结伴骑轻型摩多从槟城出游至英国的建议时,他们决定加入这趟摩多之旅的行列。为旅游辞职及停薪留职“在这之前,我们夫妻俩曾骑重型摩多在国内各地旅游,并曾从槟城骑重型摩多到泰国普吉岛旅行,却从来没有试过骑轻型摩多展开长途旅程。当我们夫妻俩决定加入这趟摩多之旅后,我就在出发前的一个月辞去工厂的工作,而妻子则向她任教的中学申请停薪留职,然后,我们开始着手策划行程,以及协助所有队友申请签证,并查询所将经过国家的大使馆的联络电话,以便向这些国家办理申请国际驾照等事宜。”邝苑芬说,在筹备旅程时,她和丈夫及摩多店东主经常一同开会讨论及规划行程,而摩多店东主则被委为领队。“由于领队表明凡是夜晚或雨天就暂停行程,我认为这样的行程不算困难,所以就决定参加摩多之旅,并成为这趟旅程的唯一一名女队员。”,陈氏夫妇与6名男队友在领队的带领下,从槟城的唐宁街(Downing Street)出发,他们预定横跨21个国家,并于半年后抵达英国首都伦敦的唐宁街(Downing Street)。一队友遇车祸逝世陈氏夫妇等一行9人展开行程后,原本一路上都相安无事,可是,当他们于6月13日行经印度西北部的旁遮普省的珀瓜拉(Phagwara)市时,其中一名队友李兴崇却因发生交通意外而逝世,为这趟旅程留下一丝遗憾。“由于我是9人之中骑摩多最慢的队员,丈夫都会放慢摩多的速度,驶在我的前方带路,因此,我们夫妇俩经常是行驶在最后方的队员。但是,6月13日当天,我们一路前行时,却不经意地超越其他队友。直到晚上,当我们抵达旅店时,才接到其中两名队友符史豪和汤兴强来电通知,指李兴崇不幸在珀瓜拉发生意外身亡。”于是,隔天早上,陈氏夫妇马上花3小时搭乘德士到位于珀瓜拉的车祸地点,以便与符史豪和汤兴强商讨如何把不幸遇难死亡的李兴崇的遗体运回大马的事宜。陈圣安说,当他们夫妇俩抵达车祸地点时,符史豪和汤兴强已决定放弃前行,以便把李兴崇的遗体运回大马,至于其他3名队友和领队则已按照原本的行程继续前往英国。“我和妻子商量后,决定继续前行以代李兴崇完成骑摩多远征英国的遗愿。”他披露,由于领队和另3名队友已经依照原定行程前行,于是,他们在车祸地点协助符史豪和汤兴强处理运送李兴崇遗体回国事宜后,便折返旅店,重新规划到英国的路线。“当时,我们夫妻俩都因为李兴崇不幸意外身亡而感到心有余悸,加上领队及另3名队友早已按照原定计划前行,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好重新规划全新的行程。由于我们是首次骑125cc的轻型摩多展开长途旅程,加上修理摩多的装备都放在领队和其他3名队友的摩多上,使得缺乏长途骑摩多旅行经验及修理摩多装备的我们感到非常焦虑。”在警局借宿一晚原定行程是横跨21个国家,但陈圣安与邝苑芬重新规划新的路线后,必须横跨24个国家才能抵达英国。他们重新规划的路线是从印度到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意大利、瑞士、列支敦斯登公国、德国、捷克、波兰、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至英国。其中,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克罗地亚、捷克和波兰是在他们重新规划行程后才被纳入行程的国家。邝苑芬说,他们到达巴基斯坦时,由于当地局势不稳定,在安全考量下,他们从首都伊斯兰堡(Islamabad)乘坐火车700公里到俾路支省首府奎达(Quetta)。“俾路支省(Balochistan)介于阿富汗和伊朗之间,被称为‘三角洲’,是走私贩毒和人口贩卖很猖獗的区域。当地多数是沙漠,由于巴基斯坦政府很少分派资源到那里,使得当地人民都很贫穷,与繁华的首都伊斯兰堡有很大的差别。”当地警方和军人带他们到相关部门申请入境伊朗的文件后,并分成两组人,一组在他们夫妻俩的前面带路,另一组人则在后面护送他们,让他们得以从奎达一路平安到达尔本丁(Dalbandin)城镇。“那是我们在这趟旅程中最难忘的经历之一,因为我们是首次在警方和军人的带路和护送下骑摩多前行。一路上人烟稀少,也很少有车辆使用该路段。当我们来到巴基斯坦和伊朗的边境塔夫坦(Taftan)时,由于当地的移民厅已经下班,使得我们无法办理入境伊朗的手续。”于是,他们被迫在当地警察局过夜,并经历了人生中首次在警局借宿的经验。市长招待祈祷室过夜隔天一早,陈氏夫妇办理入境手续后,伊朗军人即收取了他们的护照,然后护送他们从塔夫坦直到伊朗东部的城市扎黑丹(Zahedan),再护送他们至东南部的城市巴姆(Bam),这才把护照还给他们,好让他们可以自行骑摩多继续前行。“巴基斯坦或伊朗的警方和军人都表示是为了保护我们,才一路护送。“其实,我们并不喜欢被军警人员护送的感觉,因为在这过程中,我们既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时间停车拍照。但是如今回想起来,我们却觉得当时很庆幸获得军警人员的护送,因为该路段人烟稀少,加上前往塔夫坦的路途凹凸不平,万一发生事故,恐怕很难找到援助。” 陈圣安说,由于预算有限,他们都到收费经济实惠的旅店投宿。“原来在伊朗可以通过讨价还价的方式与旅店商谈住宿费用。而且,伊朗当局也允许民众在公园内搭帐篷过夜。最让我们感到庆幸的是,我们行经当地时,一路上都有很多热情的民众招待我们到他们的家里过夜,让我们感激万分。 “从巴基斯坦至伊朗,我们除了曾在警察局过夜,也曾因巴基斯坦天气太闷热,而到旅店的天台过夜。我们也曾在伊朗其中一个城市的市长招待下,在市长办公室的祈祷室过夜。”邝苑芬对当地人的好客热情印象深刻。罗马尼亚遇盗匪逃劫数当夫妇俩入境土耳其时,发现摩多的灯泡损坏,幸得当地人协助联络摩多修理技工,才得以修好摩多。陈氏夫妇在行程上不断遇到贵人给予协助,且摩多一路上也都没有爆胎,让他们感到很庆幸。但是,他们却在罗马尼亚遇见两名假扮成游客的盗匪,以致他们差点被抢劫,所幸他们最终因着机警而躲过一劫。为了可以深入体验各国的文化与环境,他们除了曾在瑞士获当地人招待入宿百年老屋,也曾在波兰付费在古堡过夜,并在德国境内在游艇上过夜。在妻子鼓励下继续行程除了在各国有不同的住宿体验,陈氏夫妇也在旅程中品嚐了多种异国美食。邝苑芬说,在巴基斯坦和伊朗时,因当地人的饮食比较简单,所以,他们经常都以被称为“囊”的大饼果腹,反之,土耳其的美食和水果则很多样化,让他们吃得不亦乐乎。陈圣安说,他们在欧洲的旅程都很顺利,这也使得他们顺利于半年后,即抵达英国,完成人生中首趟跨越多国的摩多之旅,也完成了已故队友李兴崇的遗愿,并于去年12月7日乘飞机顺利回国。“在旅程中,我曾多次因太想家而萌起放弃的念头,但妻子总是在旁给予支持,使我们最终得以克服重重困难抵达英国。回国后,原本在饮食方面比较挑剔的我,如今对饮食的选择更具弹性。“这是我们首次最久也最漫长的旅程,我们一路上获得许多贵人的协助,才得以克服旅程中所面对的困境。这趟旅程也让我体会到,只要坚持到底,便能把不可能化为可能的道理。”/刘楚珊 2016.07.15‧2016.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