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忧郁‧儿血癌‧母重病‧妇女拾荒赚150养家

浏览量730 点赞198 2020-07-01
夫忧郁‧儿血癌‧母重病‧妇女拾荒赚150养家(槟城)一家五口三患病,丈夫因患重度忧郁症而不时持刀砍人、11岁儿子患血癌、老母亲罹患骨骼疏鬆症及心脏病,41岁妇女为照顾患病丈夫、儿子及母亲,只好辞去困身的正职工作,靠到垃圾堆捡破烂赚取每月区区150令吉的生活费维持家计,全家生活苦不堪言。身负重担的妇女黄清秀说,6岁的幼女林月宝明年又要入学就读一年级了,届时又将增加一笔开销。《》记者随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的助理到林家位于垄尾区内的松林组屋採访时,一踏进林家,满地尽是各类杂物如帽子、旧报纸、废铁、玩具、纸皮及一大袋的塑胶袋等,将面积本来就很小的屋子挤到一处容身之地都没有。经记者向41岁的黄清秀了解后,才知道原来这些就是她每天从垃圾堆中寻获的“值钱”东西,是维持一家人生计的重要经济来源。市道不好雪上加霜只是短短一句钟的访问,黄清秀叹气连连。“家里的开销本来就很吃紧,现在市道又不好,收集到的再循环物品也卖不到好的价钱,生活雪上加霜。”她说,原本她和40岁丈夫林成吉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她在超市当仓厍员,丈夫则是汽车维修员,两人每月的收入约1600令吉,勉强还能维持家庭开销。不过,自11岁的孩子林荣发于2003年罹患血癌后,恶梦从此开始。黄清秀为了照顾癌儿,唯有放弃工作,但想到丈夫区区的几百令吉收入,要如何养家?况且她的母亲黄水云这时也患了骨骼疏鬆症和心脏病,单单是家里的两名病人,医药费就足够他们伤脑筋了。政府津贴不够开销她指出,为了帮补家用,她只得寻找一份能够照顾孩子,同时又能增加收入的工作,所以就想到去垃圾堆捡破烂。“当时决定要捡破烂时真的很挣扎,因为怕给朋友看到我捡垃圾,担心母亲嫌我一身臭,不过,为了这个家,我不得不放下身段。”黄清秀一心以为捡破烂后可分担丈夫的负担,谁知道丈夫又因过度担心孩子的病情,终日忧心忡忡,结果在2004年被证实患上忧郁症,自此丈夫失去工作能力,原本的收入从此打断,生活开销又再陷入另一个窘境。虽然政府每月都给予患癌儿子林荣发200令吉的津贴,但在通货膨胀后,这笔钱根本不足以应付癌儿的开销。一切的不如意和磨人的病痛,彷彿在叩着林家的门,令黄清秀心力交瘁不已。失常夫1年发作7次“打孩子持刀砍我”黄清秀披露,丈夫林成吉患上忧郁症后,曾在一年内“发作”7次,除了痛打孩子外,还拿刀追砍她。“去年是他病情最严重的一年,为免他再受到刺激,他必须长期吃药控制病情。”她指出,在丈夫的病情稍为稳定时,曾有朋友介绍丈夫到一家汽车维修中心工作,但丈夫的病情时好时坏,常和工作伙伴吵架,结果把工作给丢了。“他现在没有工作,就负责在医院照顾孩子。”一汤一菜只求吃饱最爱《心事谁人知》黄秀清一家每餐只有一汤一菜入口,她说,只要求吃饱就行了,再要求就是一种奢侈了。记者环视住家各角落,发现有一台“老爷”收音机和一堆卡带,黄清秀说,这些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在这些卡带中,她最喜欢《心事谁人知》这首歌,因为歌词内容“心事若无讲出来,有谁人会知,有时阵想要诉出,满腹的悲哀,踏入佚陶界,是阮不应该,如今想反悔,谁人肯谅解”,唱出了她的心情和无奈。家里5名成员中就有3名罹患重病,问她担不担心自己也病倒,一家断炊?黄清秀大力的摇摇头说:“我不想知道,也害怕知道,如果我倒了,其他4个人没有一个人能够照顾我,我也无法照顾他们了。”“以前曾有做过身体检验,验出自己是B型肝炎带菌者,不过,近几年来我就不敢去做身体检查了,害怕知道自己有什幺问题后,会担心自己的健康而忽略了家人。”她也说,她曾经因照顾患癌的孩子而不支晕倒,但是,相信那是因为疲劳过度,所以也没有去看医生。“三餐都有问题了,哪有多余的钱去买保险?”癌儿要求到隆旅行难过无法满足他在新江小学就读五年级的癌儿林荣发,看见同学经常有机会出游,一度要求母亲让他到吉隆坡旅行,可是,家里穷到三餐都成问题了,他这小小的心愿对父母来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母亲黄清秀说,每次孩子跟她闹着要去吉隆坡旅行时,她的心就一阵揪紧难受,因连这最基本的要求,她也无法满足孩子。“荣发今年9月又因病发入院化疗,他一年上课就只上个半年,还不知道他什幺时候可出院。”小女明年入学忧学费黄清秀指出,儿子于2003年被诊断出患上血癌后,他们曾通过报章报导,要求热心人士捐助。当时,他们筹获了一笔医药费,但因孩子的入院和治疗费用高昂,这笔款项最多只可再应付2至3年的医药费。很多事都做不了一想到6岁小女儿林月宝明年要入学读一年级了,到时候又要多一笔开销,令黄清秀头痛不已。“我现在的生活只剩下家庭和医院,什幺都没有了。”她说,以前她一有时间就去旅行或找朋友喝茶,现在为了照顾家里的老母亲和丈夫,以及在医院的孩子,她什幺都做不了。‧2008.10.30